救救我老婆!整整14年,她竟然变成了六亲不认的冷血动物!

 二维码 4

“招远的事儿,我想起来都怕,不是怕‘神’,是怕人。”


“老婆离家两年多,体重从原来的140斤,降到了115斤,浑身都是毛病:心脏早搏、腰椎间盘突出、高血糖。”  


“我妈2004年第一次突发脑溢血,从生病到康复半年多时间,老婆忙前忙后,妈妈说,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;2016年10月妈妈去世,老婆却不回来送最后一程。”


“老婆收过信徒的奉献款,我亲眼看到她写的收据;她离家时,带走了家里五六万元。”


编者按

受大姐影响,闫秀荣自2005年起痴迷“全能神”邪教,至今十四年。


十四年间,她由一个贤惠勤劳顾家的好儿媳、好妈妈、好老婆,变成了一个不孝敬父母、不关心子孙、六亲不认的陌路人。


相濡以沫几十年的丈夫蓝天在妻子又一次绝情离家出走后,泣泪写下这篇自述,痛诉“全能神”给他的家庭带来的伤痛。


640.webp.jpg


在手机里一个字一个字敲出这十四年的经历时,我的手都是抖的。这高度浓缩的2500字,又怎么能够说尽一家人所经历的伤与痛。


很长时间以来,我基本上都是趴在群里,不怎么说话,最终促使我鼓起勇气把这些伤疤撕给他人看的,是妻子春节回来,却又不顾家人苦苦劝说决然离去的那个眼神。


经过近一个月的心理斗争,我决心说出自己的故事,为自己,为家庭,为这帮同病相怜的兄弟姐妹,更为让多些人警醒,少些人误信。


一向迷信的老婆

被亲姐拉拢信了“老天爷”


我是河南省荥阳市城关乡北周村人,2000年以前在农村老家做家具挣了点钱,到县城买了房,开了家具店。我负责技术,初中文化的老婆闫秀荣负责财务,我俩过着夫唱妇随的幸福小日子。


初到县城,生意刚起步,我们赚得并不多。老婆心急,找了个神婆请来财神像,每月初一、十五虔诚烧香,有一次还把窗帘给烧了,差点酿成火灾。


过了一年,营业额虽在缓慢增长,但离老婆想要的还有些距离,于是她又去找那个神婆。神婆狡辩称,之前请的是“精”不是“神”,还得再请一次,于是老婆又往里扔了冤枉钱,就这样又过了一年。


640.webp (1).jpg


随着我们的苦心经营,家具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好,2005年,我们挣了约十万元。就在这一年,她大姐带着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子来到我家,跟我老婆说什么信“神”的事,大姐原来信的是耶稣,我便没有把这当回事。


过了些日子,她们变得越来越神秘,只要我一回家,原本说得正热闹的她们立马就闭上嘴。后来老婆拿回了书籍和光碟,整天又听又写直到半夜。


我好奇地翻了翻书,听了听光碟,光碟里说话的是一名东北口音的男子,除了部分《圣经》内容,还说现代人为了挣钱把“神”给忘了,说大红龙是“邪灵”,“神”为拯救人们来到中国,说现在发生的灾难都是“神”对人们的警告和惩罚……



640.webp (2).jpg

▲“全能神”打着“老天爷”、“耶稣”的名义组织宣教活动。来源:徽商网


我觉得不对劲,上网查了一下,才知道老婆信的是“全能神”邪教,也叫“东方闪电”,还有人叫“老天爷”,这个“神”能管全天下所有的“神”。


我越听越觉得好笑,上帝咋就能管玉帝?里面还说,如果家人朋友不和你一起信“全能神”,那你就要抛弃他们。


我觉得太邪乎了,就把这些书籍、小册子、光盘什么的全给毁了。老婆吓得立马跪下祷告,说我是恶魔,是撒旦,诅咒我会受到“全能神”的惩罚。


我说,让你们的“神”来惩罚我吧,如果真惩罚我了,我就跟你一起信。


可是到现在14年过去了,我还是我,身体健康,精神矍铄,我的大儿子儿媳去年11月刚生了一对龙凤胎,小儿子今年5月也要结婚了。


640.webp (3).jpg

▲福建信徒郑风英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后迅速苍老。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


倒是老婆,受“全能神”蛊惑离家两年多,整天东躲西藏,离家时140斤,今年春节回来一看瘦得脱了相,体重只有115斤,还有一身病:心脏早搏,是吓的;腰椎间盘突出,是累的;高血糖,吃饭不规律闹的。


这就是她信“全能神”的结果。


从贤惠勤劳的“亲闺女”

到冷酷无情的“陌生人”


年轻的时候,我和老婆都在服装厂上班。那时的她勤劳贤惠、善良热情,我相信她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那个人。成了家以后,她对我父母家人更无二心。


还记得2004年冬至,天特别冷,零下十一度,我妈出门在路上突发脑溢血,幸好得到及时救助,没有生命危险。医生说,妈妈患上了脑血管淀粉样变,要特别小心。


从妈妈生病到康复约大半年时间,老婆把妈妈接到家中,成天忙前忙后,做吃端喝,毫无怨言。我妈无数次感动地说,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。


2007年,二伯从外地回老家探亲,多年没见,妈妈一个激动,再次诱发脑出血。这时候,老婆已经信奉“全能神”邪教了,她不再像三年前那样用心照顾我妈,而是对妈妈说,你信“神”吧,信了“神”你的病会好。


她拿了个播放器放到我妈床头,让她听歌颂“神”的歌曲。妈妈歌曲没少听,可是并没有得到“神”的护佑,她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,在医院陆续住了三年多,期间又出了五次血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


640.webp (4).jpg

▲女子偶像团体组合S.H.E2003年推出的《SuperStar》,因歌词“你是电,你是光,你是唯一的神话”,被“全能神”利用。


2016年元旦,医生说你妈的病就这样了,回家养着吧,我只好把妈妈接回了家。那年5月起,妈妈的病情不断恶化,开始说不了话了。在家里最需要人手的时候,老婆却甩手离家,出去传她所谓的“神”和“福音”。


同年10月,妈妈病故。我妈生前一直把老婆当亲闺女看待,走前虽然说不出话来,但我知道她还在牵挂着离家在外的老婆。


当天,有熟人在街上遇见老婆,告诉她我妈病危的消息。我内心百般期待她能够回来送妈妈最后一程,看她老人家最后一眼,但一直也没有等到那一刻。


其实,我还在期待什么呢,老婆的父母去世快二十年了,从她信“全能神”后就再也没有祭拜过她父母。


为了做最后的“冲刺”

放弃骨肉亲情


2018年11月,大儿子儿媳的龙凤胎出生了,离家两年半的老婆知道后回来看了一眼,然后拔腿就要走。家人一再劝说她留下来,和孙子孙女共享天伦之乐。她却冷冷地说,这是“神”安排好的,她不能回来,她们要做最后的“冲刺”。


说这些话的时候,老婆的眼里只有空洞、淡漠和绝情。望着她,我就像看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。


这让我想起山东招远事件。六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,把一个不愿说出自己电话号码的陌生人给活活打死了。一想到这里,我害怕她会对孙子孙女不利,也不敢强留,于是放她走了。


我怕的不是什么“神”,怕的是“人”,被邪教洗脑后毫无人性的“人”。


640.webp (5).jpg

▲山东招远“5·28”“全能神”血案。来源:央视




今年春节除夕之夜,老婆再次回来,待了一天之后,趁家里人不注意,又偷偷离开了家。这一走,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我不知道,为什么这么孝顺的儿子儿媳、活泼可爱的孩子们,都留不住她的心。


这让我深信,痴迷“全能神”到一定程度,是六亲不认的。


用“世界末日”恐吓控制信徒


2008年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了一次行动,要求所有信徒向周围认识的人进行传教,说什么你看现在的灾难疾病这么多,环境这么差,是因为“世界末日”快到了;为什么现在榆树都不多了,枸树那么多?是“神”在告诉人们,人类太败坏了,“神”忍了六千年,人已经活“枸”(够)了,“榆”(余)下的时间不多了,“末世”快到了,只有信“全能神”的人才能得拯救。


640.webp (6).jpg

▲“全能神”宣传的“世界末日”场景。来源:“全能神”网站


那年上半年,“全能神”信徒四处散布谣言,说8月8日北京将要发生大事,我想他们是想给奥运会捣乱。那些天我把老婆强制关在了家里,他们的阴谋也没能得逞。


谁交的奉献款越多

谁就离“神”越近


“全能神”邪教就是赵维山用来敛财的一个工具。


入了教还得交奉献款,虽说不是硬性要求,但别人交了,你是不是多少也得交点?谁交的奉献款越多,谁就是“神”的选民,这是所有想骗钱敛财的邪教都会用的套路,“全能神”也不例外。


我们老家有一个三十岁的小媳妇,和老公一起做太阳能热水器生意,生意做得不错,但老公一直没看到进账,后来连本钱也没了。老公问她钱上哪了,她先是谎称亲戚拿走热水器没给钱,最后实在瞒不住,才承认都捐给了“全能神”了,说是捐得越多,晋级越快,离“神”越近。


640.webp (7).jpg

▲“全能神”奉献款保管收据。来源:凯风网


由于老婆在家具店管理过财务,“全能神”邪教就让她负责收信徒的奉献款。我亲眼看到她写的收据,当初不知道她信的是邪教,我还说信“神”收费是不对的。
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一向勤劳节俭、为了多挣钱不惜请神婆的老婆,却在2016年5月出走的时候,偷偷带走了家里的五、六万元。这笔钱,正是我给在病榻上的妈妈治病的救命钱。


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案例。十四年,万恶的“全能神”把一个好儿媳、好妈妈、好老婆,变成了一个不孝敬父母、不关心子孙、六亲不认的冷血动物。


无邪君说:


如果说真有什么世界末日,那么信奉“全能神”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,它给多少幸福的家庭带来了难以磨灭的伤害。


也劝那些正在信奉“全能神”的人们,醒醒吧!“全能神”是骗人的!只有相信科学,每个人努力工作,把自己的家庭经营好,我们的明天才会更好。


本文系微信公众号『中国反邪教』原创,作者:蓝天,转载请注明来源

扫描二维码
关注公众号更多惊喜等着你!